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自动封箱机报价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7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7

第一四九章最脏的ADCSOLO套路<哈尔滨去哪里治癫痫病更加正规呢/strong>

说实话,对面对ADC这个位置还是挺了解的,一些打法也是十分熟悉,但是好像并不是很专精,对他自己操作的英雄玩得不是很溜。

我和对面平稳的到达了三级,对面先手一个烟雾弹让我丢失视野,然后直接EQ一套打我身上。

但我在他烟雾弹的效果里就直接一发W找到了他的视野,然后AQAEA,一套打在他身上反而他掉血更多。

在之后我一直压他压的比较凶,在一次抗兵线后他又及时给我扔了一个烟雾弹,现在我和对面的血量都不多,男枪要是想杀我直接来AQA我说不定就死了。

我故技重施,一个W再次探到了男枪的位置,然后等男枪上前想要Q我的时候直接闪现到他身后躲掉Q技能,然后QAEA,成功把男枪带走。

“对面这个人好菜啊,他玩奥巴马被你男枪单杀,玩男枪被你奥巴马单杀,还来参加什么SOLO大赛呀,回家玩连连看算啦。”艾诗讥讽的说道。

我看了艾诗一眼,叹道:“我也不想做出这种打击人自信心的事情,但是有时候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这种杀戮气息,这种浑然天成的王霸之气,只要一上来了挡也挡不住,那逮着对面就是干。”

艾诗白了我一眼说道:“嘚瑟,你就好好嘚瑟,等会总有被人打脸的时候。”

还没等我反驳,钟忆在旁边握住我的手,眼眸里透着的一股喜色谁见了都欢喜,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相信你是最棒的。”

我骚心大动,在钟忆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大言不惭的说道:“你就爱说这些人尽皆知的大实话。”

钟忆脸颊通红,眼神款款,一言不语,等着看我的下场比赛。

而艾诗的下场SOLO赛也马上开始,没空看我和钟忆秀恩爱。

我和艾诗一路过关斩将,虽说这里高手确实比较多,不过都是一些打法随意的路人选手,在细节上面肯定没有我和艾诗这种准职业选手钻研得深的,而高手间的较量往往输在细节。

海选赛有100多个人,而关于ADC的SOLO比赛到复赛就仅仅只剩16个人了,中单和上单SOLO也是16个,艾诗他们其中的一个。

16个人里面又其中要选出六个参加半决赛,六个里面又要选出三个参加决赛。

广东最好癫痫医院在哪ht:1.75em;text-indent:2em;">基本规则都是这样的了,现在比赛开始的时间会在一开始就发给你,不会再在广播里面进行循环播放了……

趁着我的比赛还有五分钟开始,我有点尿急,赶紧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路上就听见了那个自诩X市第一德莱文的大叔在抱怨道:“这个106号是谁啊,你们有人知道他坐哪里吗?认不认识我?会不会BAN我德莱文?”

旁边围观的群众都是一脸茫然的摇摇头。

106号?这可不就是老子吗,下场比赛我要和这个大叔打?

这可有趣了,要和X市第一德莱文决一死战了。

我先想想,有什么ADC可以在二级教德莱文做人呢?

说实话,有点少,但是我知道有一个英雄,要是用脏一点的手段,是可以在二级拼过德莱文的。

想想等会要耍阴的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等下的第一把先用她了。

我去自己的符文界面又新改了一页符文,就是给接下来的英雄用的。

被裁判邀请进了自定义,我要求BAN的英雄还是寒冰,对面要求BAN的武汉癫痫病的护理是奥巴马。

哼,玩个德莱文还怕奥巴马?

我玩德莱文就对奥巴马仇恨值很大,看见就要杀,见面就要干,从来不怂。

因为双方英雄有一句可以称得上是互动的一句台词。

德莱文有一句台词是这样的:听见了吗?死亡在敲门呢。

而奥巴马有一句台词是这样的:死亡在敲门?不,敲门的人是我。

你瞅瞅这句装逼的台词,一听分分钟炸毛,不两斧头教做人还玩毛?

没想到对面号称X市第一德莱文的还要把奥巴马BAN了,真没意思。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等下要使用的英雄也不是奥巴马,这个英雄前期对线很弱,后期能力很强,一般不会被人当成SOLO对象使用。

没错,就是小炮,一个用点脏手段就可以百分之百在二级对拼过任何ADC的AD。

西安中际医院治疗癫痫t:2em;">如果一个技术不太好的玩家不幸被要求和别人SOLOADC,那么不用犹豫,就拿小炮吧,对面段位越高越容易被你套路,当然,这个段位是有一个要求的,钻石以下。

首先要做的很简单,进游戏红色带攻击,精华带攻速或攻击,黄色带护甲,蓝色带法强,没有错,蓝色带全法强。

然后进游戏点的天赋是30,0,0。

这样的小炮非常的刚,只要兵线扛得和对面一样多,那么在二级的时候,这样的小炮是最强的,连德莱文无限刷W捡斧头都打不过这样的小炮。

但是在三级的时候还是有很多ADC能和这样的小炮打一打了,而且这种小炮在实战中出现也不合适,完全是为了SOLO去恶心别人而存在的。

我想象一下对面德莱文看见我用小炮是一个怎样不屑的情景的,确实,一般的小炮德莱文从一级打到11级,花样吊打,只有等小炮等级上来后装备起来一点德莱文才比较难打。

两边都进游戏,出兵上线。

我和对面德莱文都开始A兵抢二,我一级点的E技能。

小炮由于E技能的存在,抢二是很快的,特别是我还有法强,E技能爆炸小兵的伤害更高,德莱文这种没AOE抢二能力很普通的ADC是很难抢过我的。

但是我并不能抢二抢的过凶,使用这种小炮套路对面的秘诀就是一定要在合适的时机到达二级,要尽量和对面同时二级,一定不能急,不然你先到二对面就怂了,兵线一压过去,二级拿一血的概率就少了很多。

我看准了双方的兵线,A出最后一刀,对面德莱文还差一刀才到二级,我在此之前可以多A他两下。

我带的是引燃,对面德莱文带的是治疗。

我先A了德莱文两下之后对面德莱文也顺利到达了二级,直接刷W就开始用斧头A我。

此时我和对面德莱文同时扛到了兵线,我边A边往草丛走,他也是边走边跟,大概是到草丛里的一瞬间,这个德莱文要丢失视野少A一下,或者插眼停顿少A一下。

果然,这个德莱文插了眼,停顿了一下,我是紫色方,现在正在下路线上靠近蓝色方防御塔的草丛里和德莱文斗的欲仙欲死。

我和德莱文都磕了小红药,我们两个血量都降到一半的时候我果断交E和引燃,准确的说我的血量是比德莱文还略少的,毕竟两把斧头加W攻击加成太高。此刻我开出W一屁股坐上去,德莱文的血量瞬间就残了,这个德莱文带的也是引燃,不过他没想到我的瞬间爆发居然有这么高,普攻配合E每秒的灼烧效果,A在德莱文身上就仿佛小炮也带了斧头的额外攻击一样,很痛,然后W那一屁股坐下去的伤害也不俗,德莱文根本打不过,残血闪现了。

但这肯定是徒劳的,我跟上个闪现轻松一记普攻把德莱文收走。

“First blood!”

一血诞生!对面打出GG。

二级就拿所谓的最强德莱文一血,还是用的小炮,想必那个德莱文大叔身后面的粉丝眼镜都快掉下来了吧,我估计那个玩德莱文的大叔砸破脑袋也想不出为什么德莱文二级会打不过小炮的。

不光是德莱文,所有ADC在二级都打不过这样的一个符文天赋的小炮,这样的小炮就是利用了对方ADC在二级想压一波的心理进行对拼,等不知不觉对方发现居然拼不过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而且这样并没有违反规则,我红色和精华并没有带法穿或者法强,蓝色能带什么都是被允许的,我这算得上是ADC之间的SOLO而不是AP小炮,所以虽然手段有点脏,但是确实符合规则。

这样的小炮只能和对面SOLO用一次,万能SOLO法门,对面要是不知道这个套路二级敢对拼就稳输,只不过后面的话就不太好用了,对面知道了这种打法在二级甚至不需要猥琐,只要不和小炮对拼到达了四级五级这种套路就彻底失去意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