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银翼杀手配乐 >> 正文

【流年·求精】念(征文·散文)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三十年前,外婆家的茴草老屋还在。老屋有西厢房,因为采光较差,就当作存储瓜菜粮食的仓库。

长满色斑的黄皮南瓜、扑着白粉的胖冬瓜、满脸皱纹的大白菜挤了半屋。再往里,几个高大的篾囤威严地站在阴影里,堆放着稻子、麦子和玉米。我几乎不进去,生怕篾囤里突然窜出狐精蛇怪花妖树鬼,把我的魂魄摄走。

某天午后,阳光从小窗射进西厢房,无数细微的浮尘在光柱里飞舞,明亮的阳光扫尽阴森,西厢房看起来温柔明朗。孩子的心很容易感受到这种变化,我乐颠乐颠跑进去玩。东翻翻,西看看,然后,我骑上躺在光柱中的一个大南瓜……

多年后,我对女儿说,当时我正幻想着自己乘坐金灿灿的南瓜马车去王宫参加舞会。孩子信以为真,认为当年我是个浪漫可爱的小女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时,我正在——给南瓜“结扎”。说不清是出于何种心理,我本能地不想让孩子知道我做的游戏。

花朵萌于泥土,幻想源于生活。当时正值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计生工作已经紧起来。我经常一边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行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一边逐字逐句地念刷在墙上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标语。不懂“人流”是什么意思,跑去问几个年纪大的同学,还被他们骂做“流氓”。我经常听婆婶姑姨们私下神秘兮兮地讨论结扎上环,她们讳莫如深的样子反而让我更加注意倾听谈话的内容,于是我隐约知道“结扎”的大致过程,医生在孕妇的肚子上割开口子的传言让我心惊肉跳又无比好奇。

孕妇的肚皮圆鼓鼓异乎于常人,那么,肚子又圆又大的南瓜就是“孕瓜”。我挑出几个“孕瓜”,用尖刀在南瓜肚子上用力切割,取出切开的瓜块,一股新鲜的南瓜味道扑面而来,我凑近切口往里看,丝丝缕缕的橙色的瓜瓤牵着若干白色的瓜子,和平时看见的毫无二致。我茫然地用手指将“孕瓜”肚子里的瓜瓤瓜子拨来拨去,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切开“孕瓜”的肚子总不能只是为了看看吧,最后,我抓了几粒玉米和小石子扔进去,再将切下来的瓜块合在原处,算是给“孕瓜”缝合伤口。

一连给几个“孕瓜”结扎后,我意兴阑珊。阳光转过小窗,西厢房暗了下来,狐妖蛇精的故事又占据了脑海,我匆匆丢下“手术刀”跑了出去……不知道那几个“孕瓜”是喂猪了还是腐烂了,因为第二天我就离开外婆家回到了父母身边。

多年后,给南瓜“结扎”的往事突然复活,我讶然自问,喜欢花草树木、喜欢唱歌跳舞的女孩子,怎么会兴致勃勃地做血腥而残忍的“结扎”游戏?

那些年,许多妇女被强制送上了手术台,而我却从不曾意识到其中的血腥残忍,甚至还认同扒粮、牵牛、强行结扎人流等过左的计生政策。因为,无处不在的大标语已经说了,独生子女“光荣”!只生一个“好”!而我没有多少识别判断能力,只能选择坚信不疑。

替南瓜“结扎”的旧事,看似孩子天真烂漫的模仿游戏,深想起来,却让人有说不出的痛:一个人还没学会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还没学会甄别筛选是非美丑的时候,就已经被他人强行植入了各种荒谬观念。

在当代社会流行着多少荒谬的观念呀,这些观念通过我们身边的人强力传递给我们。真理应该是客观的,但人很难客服狭隘偏私的小我,客观的点评世界。真理经过我们大脑过滤筛选,添加我们个人的喜恶偏好、价值判断,个人目标之后,再从我们嘴里出来的时候就变得不大客观了。国如此,人亦是如此,甚至包括深爱你的人也是如此。那么多人都急于从娃娃抓起,试图从意识领域控制他人,将他人驯服成自己需要的工具,“听话”“懂事”的人不会惹事,容易管理,驯服者们可以公然肆意的践踏他们的生活,却理直气壮毫无愧色。

只要是人之间的事都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是以别人的意志为转移,就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我曾经按照别人的意志生活了很多年,驯服地接纳了很多“真知灼见”“至理名言”,因为懦弱,我只能心有不甘地给自己做了精神“结扎”,修剪掉对美、爱和欢乐的期许。只可惜,世界从不会心慈手软,更不会因你的退缩憋屈放你一马,只会得寸进尺变本加厉挤兑你。一年一年过去了,那个自由浪漫乖巧温柔的女孩子逐渐扭曲变形,越来越暴躁、阴郁、冷漠、多疑、封闭、无趣,我终于成为自己也讨厌的人。

蚀骨锥心的疼痛逼迫我不得不进行思考,才发现自己不应该这样生活,也可以不这样生活。我用了好几年的时间,耗尽心力,为自己实施刮骨疗伤,一点点剔出那些连筋接骨的观念,努力按照自己的意志重新做人。鸡蛋从外向内破,就是毁灭;由内往外破,才是新生。成长之路充满艰难和疼痛,内在成长欲求要冲破多少阻力,才能获得一次实现的机会!然而,无人可以代替你的成长,最多只能提供引导和指导,你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慢慢学会判断和甄别选择。

人在早年,多是此生选择了我,因为孱弱纯真,只能任由他人用他们的观念和行为来践踏我的生活。人到中年,我应该努力选择此生。热爱自由是人的天性,获得自由的能力却必须潜心修行。四十年世事磨砺,给南瓜结扎的小女孩已经有了一定的甄别筛选的能力以及创造生活的能力,我想给自己蓄积一钵养心养魂的清水,吐尽胸中半世淤积的泥沙;我希望开辟一块属于自己的田园,自由种花或种草,不再让他人干涉和践踏;“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我还可以再尝试种下新的因,按照自己喜好和期待慢慢修正自己的人生。

也许我应该告诉孩子当年发生在老屋西厢的故事,顺便提醒她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一定要用自己的心思考世界。只有真正看懂世界,看懂了生命,人才能知道自己应该坚持什么、摒弃什么,热爱什么,远离什么,而不至于被世间乱象碾压,被他人(也包括我)的言论蛊惑蒙蔽,被外界的喧嚣遮盖了内心的声音,以至于泯灭了内心深处向真、向善、向美的纯真欲求。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路上的探险者,我们不知道前方会遇见什么,甚至无法预测下一步将如何迈出。正行天下的路只能由自己去摸索,行走人间的方式必须自己把握,我们太需要保护好这点心灵的星光了,让它引领艰难的人生。

小儿癫痫的主要病因是什么
癫痫病不治疗能好了吗
癫痫病能活多长时间呢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