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英语教师面试问题 >> 正文

【百味】南瓜不懂萝卜苦(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7月30号清晨,罗布一起床就觉得肚子疼。微微地疼。

奶奶拿了几粒治肚子疼的药给罗布。可是,罗布的肚子还是疼。

“你该不会老毛病犯了吧?”奶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老毛病?”罗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水土不服啊!”奶奶肯定地说道。“小时候啊,你每次回乡下来,不是脸上长红斑,就是肚子疼。”奶奶心疼地摸着罗布的头。

可是,可是,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水土不服了啊。罗布对奶奶的猜测有些怀疑,但这种怀疑只是在内心对自己说说而已。

“看来奶奶今天得为你祛祛风了,这事本来在你刚回来的那几天就该做的。”奶奶一脸的歉疚。

“祛风?”罗布惊叫起来。

祛风是用陈艾、石榴皮、橘皮等熬成药水沐浴,并将一个鸡蛋在药水中浸泡后,伙同一个银镯包在黑布内,再滚抹全身。

小的时候,罗布很喜欢看奶奶将红红的石榴皮,嫩嫩的艾草,飘香的橘皮一一放进沸水中,看着它们在沸水中打着滚,跳着舞。然后脱光衣服,坐在大圆木桶内,兴奋地等着。等着奶奶将兑过的沸水轻轻地淋在她的身上。

“萝卜,舒不舒服?”那个时候,奶奶总会笑眯眯地这样问罗布。她喜欢将罗布叫着萝卜。

“舒服!”罗布总是这样大声地回答道,然后一边用手划拨着水花,一边高歌:

萝卜萝卜,我是快乐的萝卜。

南瓜南瓜,奶奶是快乐的南瓜。

萝卜爱南瓜,南瓜爱萝卜,

她们住在青菜园,

她们是快乐的一家。

南瓜是罗布回赠给奶奶的昵称。罗布喜欢奶奶为自己祛风,喜欢她粗糙的手用裹着鸡蛋和银镯子的黑布轻轻地滚遍自己的全身。也喜欢奶奶叫自己萝卜,也喜欢叫奶奶为南瓜。

可是,一些东西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

罗布这次回乡下后就不再叫奶奶为南瓜了,而是认真地叫她“奶奶”,虽然奶奶仍亲切地叫她“萝卜、萝卜”。而现在,罗布发现自己也不再喜欢祛风,虽然自己曾经那么那么地喜欢。

蓦地,就在这时,罗布想到肚子疼的另外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罗布不敢再往下想,她觉得自己突然口渴得厉害,急急地去厨房倒了一搪瓷缸的水。

可是,“咕嘟嘟”地一口气将满搪瓷缸的水喝下去,仍觉得嘴里冒烟,心里也慌慌的。

“慢点喝,慢点喝。”奶奶将头从厨房外探进来。罗布用手朝她摆了摆,意思是“别管我,你忙去。”奶奶果然看懂了罗布的手势,顺手拿起一旁的背篓,对她说自己去后山坡了。

后山坡长有陈艾。奶奶去后山坡采陈艾了。她开始为晚上的祛风做准备。

罗布看见奶奶朝后山坡走去后,急急地朝厕所跑去。

她有些担心,有些害怕,但也仿佛有着莫名的期待。

什么也没有发现。罗布松了一口气,但也有些失望。

她坐在院内一把放在橙树下的椅子上。该不会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她认真回忆了一遍昨晚吃的东西。没错,除了面条和饼干,再没吃别的东西啊。这时,一股微疼又轻悄悄地来袭,罗布敏锐地捕捉到了,而且她感到的确和以往的肚疼是不一样的。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她却说不清,只是感觉到而已。

也许是真的……想到这里,罗布的汗又出来了,又口渴得厉害。她跑去厨房又倒了满满一搪瓷缸的水。

同桌子瑶和自己同岁,早就来了;楼下的艾华比自己小也来了。那么,自己也快了吧。如果是真的就糟了,罗布想。虽然妈妈早就告诉过罗布该怎么处理,可是此时的她仍不知如何是好。她能做的就是急急地打开奶奶的抽屉,急急地打开奶奶的衣柜,急急地打开奶奶的箱子,可是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

也许,镜子那里会有吧。慢慢地,罗布冷静了下来。

她找出那条本来为天气变冷而准备的厚牛仔裤,换下身上那条绿色的好看的裙子。

然后,朝镜子家走去。

镜子家距离奶奶的木楼只有七八分钟的路程,可是罗布却足足用了近半个小时。一路上,她走走停停,一会儿系系鞋带,一会儿理理裤边,要不就将那件紫色的体恤衫使劲往下拉一拉。

镜子比罗布高一年级,读初二了。罗布去的时候,她正做着暑期作业。

看见罗布,镜子很高兴,说:“萝卜,我正想下午去找你玩呢”。罗布想问问那事,可是镜子却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一会儿问城里的孩子周末是不是都要补课,一会儿问罗布最喜欢哪门功课。如果是平时,罗布一定会很高兴和镜子聊这些的。可是,这一天罗布无论如何是没有心思说这些的,她想尽快将话题转移到那事上。

最后,镜子终于停下来了。她说:“萝卜,听你奶奶讲你的画画好厉害的,你为我画一张吧。”

罗布说好,你得安安静静地我才能画好你。罗布拿起一只铅笔和一张白纸,想边画边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镜子那事。可是,罗布才刚起笔,镜子的妈却捧了一盘西瓜进来,并关切地问起镜子刚问过的问题。

有镜子的妈在,罗布再也不好意思问镜子那事了,吃了一瓣西瓜,就找借口回了家。

瞧镜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也许她什么也不知道。回去的路上,罗布安慰自己,同时也有些黯然。

奶奶中午做的是荷叶粥。清清香香的。是罗布喜欢的。可是,罗布却没有胃口,只吃了小半碗。

陈艾已经采回来了,橘皮和石榴皮家里有,鸡蛋家里也有,就只差银镯子了……奶奶边清理着祛风用的物什,边对罗布唠叨着。

喔~是吗~……罗布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奶奶,心里却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奶奶家前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荷塘。七月正是荷花开得正好的季节。可是,罗布却没有心思看那些开得正好开得正艳的荷花。奶奶去邻村借镯子了,大概要过一两个小时才能回来。

“阿菊,阿菊。”罗布站在荷塘边,朝阿菊家的方向叫道。

“阿菊,阿菊。”罗布叫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在她以为阿菊不在家,或是没听到她的叫声时,阿菊却出来了。

“罗布。”穿着藕荷色连衣裙的阿菊是奶奶村里唯一一个不叫罗布为萝卜的人。

罗布朝阿菊笑了笑。比起镜子来,罗布和阿菊显得有些生疏,也许是因为阿菊不喜欢讲话的个性,也许是阿菊觉得罗布是城里人。总之,每次罗布从城里到乡下的奶奶家,两人见面都是客客气气的。

“罗布?”阿菊又叫了一声。

“阿菊……”在找阿菊之前,罗布一心想开门见山就问阿菊那件事,可是现在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说起。

“我听着,罗布。”阿菊说。

可是,阿菊越这样,罗布越紧张。她又开始口渴了。她想喝水,她想返回奶奶家喝水。

不过,罗布的表面上却很镇定。她朝阿菊笑了笑。有些僵硬。但就在这时,罗布又感到一股微疼袭来。

肯定糟啦。罗布在内心惊呼道。

“阿菊,你等一下,我去去就回来。”说完,罗布急急地朝奶奶的厕所跑去。

奶奶家的厕所和猪圈连在一起的。罗布进去的时候,奶奶刚养的那头小猪正啃吃着几块西瓜皮,也许是听见了罗布的脚步声,这会儿便抬起了头,好奇地看着她。

“去,去,闪一边去。”罗布不耐烦地吆喝着小猪,可是小猪却哼哼唧唧地仍好奇地看着她。罗布的脸一下就红了。汗又冒了出来。她只好退出厕所,打开奶奶的房门。

“什么也没有。”罗布松了一口气。

“罗布,有什么事吗?”阿菊问回到荷塘边的罗布。

罗布看了看那些盛开的荷花,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阿菊,你‘大姨’来了吗?”

“大姨”是女孩子之间对那事通用的一种暗号。

“没……还没……”也许是没想到罗布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阿菊有些惊惶,有些手足无措。

“你呢?”阿菊问罗布。

“我今天早上肚子疼疼的,妈妈告诉过我,说第一次肚子都会疼。”问了想问的事,罗布反而放松了下来。

“那该怎么办?”阿菊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罗布。因为这眼神,罗布一下觉得她和阿菊的距离缩短了,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现在也不知道。罗布在荷塘边的一块石条上坐了下来。阿菊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两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各自默默地想着心事。

“喂,你们在哪干什么?”和罗布、阿菊同岁的石头拿着鱼竿,经过荷塘。

“没……没干什么。”罗布和阿菊不约而同地从石条上弹跳了起来。

“我去钓鱼,你们去吗?”石头并没有察觉到两人慌张的神色。

“不去,不去。”罗布赶忙说道。阿菊也连连摇着脑袋。

“你们这些女孩真没劲。”石头撇了撇嘴,扛着鱼竿,吹着口哨朝村外走去。两人有些羡慕地目送着他,一直到石头的身影消失在一片浓荫中。

“对了,罗布,我们去找梧桐吧。”阿菊说。她的脸因激动,一下涨得绯红,“也许,梧桐知道该怎么办。”

“嗯。”罗布重重地朝阿菊点了点头。两个人不好意思地相视笑了笑。

梧桐是阿菊的堂姐,上高中了。

罗布和阿菊进去的时候,梧桐正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地听着歌,嘴里还哼唱着:“让我温柔靠近你身边,你也轻轻陷入我臂弯,感觉爱情悄悄来临……”

“姐。”阿菊有些怯生生地叫了梧桐一声。

“月半弯好浪漫……”梧桐捂着耳机,陶醉地跟唱着。

“姐。”阿菊又叫了一声。

这一次,梧桐听见了。

“啥事?”梧桐并没有将耳机摘下,边问边又接着唱道:“那夜真的好浪漫,我带你去看月半弯。”

“罗布有点事想让你帮忙。”

“说。”梧桐摘下了一边耳机。

“梧桐姐,我今天肚子有点疼……”罗布支吾着。

“嘻嘻,是不是“大姨”来了?”梧桐笑嘻嘻地看着罗布。

“梧桐姐……”罗布的脸“唰”地通红通红,她没想梧桐会如此直白,一时竟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

“拿去吧,正巧我多买了一些放在家里。”梧桐不等罗布再说下去,就打开抽屉,将一包东西递给了罗布。然后,又戴上了耳机。

走出门,罗布看了看阿菊,阿菊也看了看她。两人都觉得有些好笑。其实,事情在梧桐那里是很简单很简单的。两人为事前的多虑和犹豫感到好笑,也为没想到竟如此轻松就解决问题而好笑。

“耗子儿,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吱儿吱儿吱儿的叫奶奶,奶奶拿个包子哄下来。”走出梧桐家院子时,几个小孩边唱着歌,边打闹着从罗布和阿菊的身边经过。

好嫉妒他们喔。罗布边想着,边将那包东西小心地藏在了紫色的体恤衫下。

吃过晚饭,罗布的肚子仍微微地疼着。可是,当奶奶关切地问她是否还疼时,罗布却不置可否,只是安静地看着奶奶将石榴皮、陈艾和橘皮一一放入沸水中。

“你用这个洗了澡啊,保准让你像小时那样什么疼啊痛啊,统统都没有……”罗布一边听着奶奶的唠叨,一边看着不时从灶膛中窜出的火苗。如果真的来了,该不该告诉奶奶呢?对此,她很犹豫。这样的事怎么好开口说呢,但若是不说,奶奶迟早也会察觉吧。

可是,奶奶却没有察觉到罗布的心事,以为她因肚子疼的缘故,所以话才突然变少了。

祛风的水兑好了。奶奶倒进了那个大圆桶内。

“快脱衣服啊。奶奶笑眯眯地看着罗布。莫非大了还不好意思在奶奶面前光着身子了。”奶奶打趣着。

“才不是。”罗布反驳着,有些心虚。

以前宽绰的木桶对罗布来说已显得小了,刚刚够她坐进半个身子。奶奶往罗布的身上淋着祛风的水,水温不热不凉,刚刚合适。罗布觉得很舒服,肚子也觉得没那么疼了。也许,真的是水土不服的老毛病犯了?罗布小心地猜测着。可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身下有些不对劲——

红!

有红从身下缓缓地流出,然后在水底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弥散开去,像一朵美丽的花在水中慢慢地绽放去,并慢慢地升了上来,一直冒出了水面。

“奶奶。”罗布看着那朵美丽而耀眼的“花”,低低地叫道。

……

癫痫病患者的寿命是多长时间
福州那家癫痫医院好
北京权威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