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王丽坤星跳水立方 >> 正文

【江南小说】眼泪,原来是可以变成钻石的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把你镶嵌在我的一滴泪里,幻想着能在千年之后,变成琥珀!我不敢低头,怕那滴泪会轻易的落下来,碎了你,碎了我,碎了那千年的梦!

——题记

9月的广州是炎热的。

一个人,就这样默默的,漫无目的的,走在广州的大街上。身边人来人往,没有一个相识的人。

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他总是会潜意识的在寻找着什么,寻找着一个遥远而熟悉的身影。

呵呵!可能吗?为什么总是死心不息的相信她会在这座城市出现?是直觉吗?还是心中的臆想?可是,感觉是那样的强烈,那样的莫名,那样的认定,却又是那样的迷茫!

她是广东人,她习惯于生长在南方,她不可能会去别的地方,她是个思乡的人。只是,整个广东,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城市,她会在哪呢?人海茫茫,她会在哪啊?我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她?这么多年了,在今生,真的还能与她有相见的一天吗?他默默的用眼光四处搜索着。可是眼光尽处,依然是失望。

绿竹,我的女人,你到底在哪里?他在心里轻声的喊着,里面,是一阵阵的痛。他多么希望,上天可怜,能让他在异乡见到她,可是,快七年了,这么长,就算见到了又能怎么样?

“今生将不再见你,只因再见的,已不是你!”是的,也许,再见到时,早已物是人非了,她也许早已结婚生子,有了一个美好的家庭了,就算再见到,又能如何?

可是,他总是在潜意识的要寻找她,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这个他今生最爱的女人,难道说,真的,就这样和他永远的错过了吗?真的就这样永远的丢失了吗?他真的不甘心!就算踏破铁鞋,走遍天涯海角,他也要在有生之年,再见她一面。

无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也是一种折磨。每天对着一个自己已不爱的女人,心里却每时每刻的在很疯狂的思念着另一个女人,这样的日子真的过得很艰难。在再也无法忍受的情况下,他的妻子也累了,于是2人达成协议,友好的分手了。女儿跟了妻子,他也常去探望她们。

真是奇怪,离婚前他与妻子关系很紧张,经常吵架,彼此相对总是有太多的不耐烦,可是离婚后2个人却成为了好朋友,只是心中再也没有了那种爱的意向,而是转化成了一种非一般的亲情。呵呵!说不明的一种感觉!只是,真的是没有了那种男女之间的爱意了.谁说分手后的男女不能成为朋友?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要怎么样.心胸又是怎么样。

离婚2年后,他的妻子也找到了一个很爱她的男人并再婚了,先生是一个温情大度的成功男士,对他的女儿也很好!这世上,毕竟有很多好的男人的,不是吗?

见到妻儿有那么安定幸福的生活,他总算放下了心,而且那边的生意也完全的上了轨道,于是他想开拓更大的前景,就应一个朋友的邀请,到南方发展。但最重要的原因,只有他心里最清楚,他想寻找那个人,那个带走了他所有的牵挂的女人,那个他这生最爱的女人,那个给了他三天三夜的爱情却让他消魂一生的女人!

“拦住他,快抓住他!他是小偷!”突然身后远远的传来一阵呼叫。

他猛一转身,只见远处一个少年飞快的向他的这个方向跑过来,大约17,18岁的年纪,后面一个男人边追边叫,路人惊慌失措的向一边躲闪。

到了一个路口,刚转绿灯,少年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那个男子却让一涌而出的车子给拦住了,急得在那边又叫又跳!

很快少年就跑到了他的身边,他不动声色,伸腿一拦,少年一个不提防,“叭”的一声摔了个狗吃屎。少年一下子爬了起来,动作很快的!手里已多了一把匕首,转身很凶狠的向他扑了过来,“妈的,多管闲事,找死啊你!”

他一个侧身,闪过刀锋,右手一抄已抓住了少年的手腕,手指一用力,少年痛得“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匕首“啷”的一声掉在地上。不等少年反应,他手腕子再用力向后一拧,少年整条手臂让他扭转,痛得呲牙咧嘴,侧着身体动弹不得。他在少年身后提起右脚用力一踢少年的后膝弯,少年“啊”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地,他紧跟着右脚用力在少年后背再猛一踹,少年一下子向前扑倒,脸擦伤了,嘴唇也破了,在地上挣扎着半天爬不起来。

他收脚斜跨一步,侧身弯腰一把抄起跌落在一边的匕首,然后再以右脚作支撑点,提起左腿飞快的一脚踏在那刚想爬起来的少年的背上。

少年被他这一脚又踹得重新趴了下去,在他脚下动弹不得。

这只是十多秒钟的时间,兔起鹘落,一气呵成,干净利索。想当年,他可是个在刀山火海里走过来的人,对付这样的毛头小子,对他来说还真是小菜一碟。

久没动筋骨的他一下子来了兴趣,那份吊儿郎当的气慨又上来了,他左手肘支在左腿上,整个人的力量压在那少年身上。然后低下头,右手拿着匕首在少年眼前晃了晃,说:“呵呵!跟老子动刀子?告诉你,当年我出来混的时候,你小子还在穿开档裤呢!”

他突然想吓吓这个少年,于是拿着匕首在少年的脸上来回的擦着,小子,要不要我帮你在脸上开朵花?让你以后不敢再出来凶?呵呵。

冰冷的刀锋紧贴着少年的脸,只要他的手一用力,少年的脸可就会立刻见血。

少年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刚才的凶悍早没了踪影,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着抖。很勉强的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这双眼……他的心突然一动。绿竹的影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在他的脑里闪过,他一下子变得兴味索然,不想再玩了,直起身子,他把匕首丢在少年面前,然后收回脚,拍了拍手,对着少年喝道:“东西留下,你滚吧!”

少年拾起匕首,惊魂未定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把偷来的手机轻轻的抛向他,他手一伸就抓接住了。

少年看了他一眼,眼里说不出是怕还是敬,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前跑了。

这时那个追的男人才刚到,手里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气喘吁吁。

“岂有此理!如果不是我手里拿着这台电脑,这小子准跑不了!妈的,偷东西偷到老子头上了!下次见了非揍他一顿不可!”男人看着少年的背影,忿忿不平的说。

他把手机递还给这个男人,说:“给,以后小心点。”

男人接过手机,向他说“谢谢你!哎!……荣哥,怎么?是你!”

他愣了一下,终于也认出了他,“哈!伟子,怎么会是你?”

原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在他手下混过的一个兄弟,曾经的共过患难的,后来因为一些变故2人失去了聊系,有15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会在这个异乡之地遇上!这个伟子全名叫刘伟,多年没见,他胖了很多,人也变得斯斯文文的。与从前很不一样。

如果不是刘伟叫他,他真的认不出他来了,不过,刘伟却是一下子就认出他了,呵呵!他脸上的那条刀疤可是很容易认的。

多年不见,没想到会在异域遇到。他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他拍拍他刘伟的肩膀,“哈!多年不见,你小子养尊处优惯了,连个毛头小子也对付不了!”

“呵呵!”刘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手里提着电脑,跑不快,不然还到他跑了?”

因为有事,刘伟给他留了一张名片,相约明天再聚。于是2人匆匆分手了。

夜幕降临,外面霓虹闪烁,五光十色。陈荣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酒店的房间里。

“知不知我为什么要用杯子来装星星?因为你是杯子我是水,我要你一生一世心里都装载着我!”

杯子不大不小,握在手心里刚刚好。绿竹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每一个细节她都想到了.

看着玻璃杯子里的三色星星,每一颗都那么精致那么小巧,那么艳丽那么动人,他的心又酸又痛又甜又涩。

“每一颗星星都是我亲手做的,红色是我,黄色是你,还有一份紫色的浪漫.知道吗?在中国黄色是最尊贵的颜色,历来只有帝王才能用.你是我的黄帝!”

他吁了一口气,深深的靠回沙发上,把杯子放回右边的柜面上,然后慢慢的抽出一支香烟,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再长长的吐了出来。

仰着头靠在沙发上,望着上面的天花板,在迷离的烟幕中,他似乎看到了绿竹那双清亮如水的剪水双瞳,正很深情的看着他!他的心中又是一痛!这双明眸,他这一辈子也忘不了!“绿竹,我的女人,你在哪啊?知不知我有多么的想你!”

叹了一口气,他从身边柜面上的盒子里拿出一个装过化妆品的磨沙玻璃瓶子。

瓶子不大不小,而且油润光滑,握在手心里的感觉非常的舒服,“知道吗?瓶子是我走了6家化妆品店才找到的,因为不仅要大小合适而且手感要好。那些服务员听说我买化妆品只是为了要那个瓶子,都觉得很惊奇,可能我是她们卖了这么多年化妆品遇到的最特别的一个顾客了,她们都很热心的帮我挑选。”

是的,绿竹是这世上最特别的女人,她也许不是最美的,但绝对是最特别最动人的!

他把烟放到嘴里叨着,腾出一只手轻轻的把盖子拧开,里面是红黄2色各16颗精巧别致,小如绿豆的幸运星,“这么小的星星可能只有我才会去折,呵呵!做这32颗星星花的心思可比做那一杯子的星星还要多呢。”

瓶子里有9颗菩提子,用一条红丝线串成一小串,还有一只红玫瑰宝石耳环,一缕乌黑的头发。

“菩提子听说是六祖种的,几百年的历史了,我希望它能带点佛性,保佑我们在今生能有见面的一天,耳环是我出来工作第一次发工资时买的,这可能是我长那么大以来最奢侈的一项消费了,我平时轻易不戴的。现在送你一只,但愿有朝一日,我们能再次把它配成对!”

他把烟放到烟灰缸里,再用2个手指拿起那缕头发,用手心握了握,然后把脸埋进手心里,用唇轻轻的吻着那缕头发。依稀的,他似乎又闻到了绿竹长发上那股清幽的香味,“头发是我唯一能给你的真真正正属于我身上的东西,知道吗?在中国,头发历来是女人的定情之物。”

“唉,绿竹,我的女人!”想到这里,他的心又是一阵疼痛。

良久,他才从沉醉中醒过来。侧过身子把瓶子放好,他又从盒子里一个黄色丝绸包,打开了,是几张绿竹的单身相片。

看着相片中绿竹的面容,那双明亮而深情的双眸,他的眼眶湿润了,“我的女人,知不知你好狠心,不说一句就离开我,走得那么决然!知不知你带走了我所有的思念,一生的牵挂!”

他靠在沙发上,把相片放到胸口前,双手抚着,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又回到了七年前,与绿生相处的那三天三夜,那让他永生消魂的72个小时……

在酒店的大堂里,他面对大门,一个人静静的坐着。

不久,大门开了,刘伟带着一个大约5,6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

一见这个小男孩,他一下子呆住了,多么熟悉的一双眼睛,这是一双几乎天天都会在他梦里出现的眼睛。这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睛?这双眼睛,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刘伟也看到他了,拉着小男孩走到他面前“荣哥,等很久了吗?”

“哦!”他回过神,指指小男孩,不知怎么的,他对这小男孩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就象是自己的一个很亲很亲的人,“他是?”

“哦!我干儿子……”

刘伟还没说完,小男孩已经很有礼貌的向他点点头,“叔叔好!”

“呵呵!老了,还叫叔叔,我比你干爹大2年,你要叫我伯伯了!”他有点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拉过小男孩很亲切的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快6岁了,叫陈阳,阳光的阳,我妈咪说,希望我的人生天天都有阳光,”

“哈哈!”他大笑,把小男孩拉到自己面前,让他靠着自己的膝盖。

他用左手环着小男孩,右手拉起他的小手,很温润的一双手,一股莫名的暖流很突然的从他的心底涌起,这感觉非常的奇妙,说不出的莫名。看着小男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你妈咪真行啊!给你起这么一个意义深远的名字。”

“当然,我妈咪是这世上最美丽最聪明的妈咪,我的同学都这么说的!”小男孩一点也不怕生,很骄傲的昂昂头。

“哈哈哈!”他大笑。他还从没遇到过这么可爱的小男孩。他转过头对刘伟说,“你这干儿子的妈是不是真的这么棒啊?”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不知和我的绿竹比起来会怎么样?”

“呵呵!”刘伟笑了笑,眼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柔情,“真的,他的妈妈是一个很动人的女人。”

“哦?”刘伟的神情让他愣了一下,虽说过了15年,但对刘伟他是知道的,能让他有这种神态的女人绝对的不多。“小子,你不是?……”他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妈咪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了,再过2个月,我们就举行婚礼,你正好也来喝一杯.”

“什么?”他着实的愣了一下,以刘伟现在的条件去娶一个有儿子的女人?呵!真是不可思议!

“呵,他的妈咪是这一生中最能让我着迷的女人,不瞒你说,她可是个冰美人,我用了5年的时间才把她的心捂热.”

“不是吧?”他心里真的是不相信,“什么样的女人有这么大的魔力?”

“嗯,她原本是我的一个客户,我在广东做了8年的饲料,她开有一家物流公司,我与她有很多业务上的来往,你一会就能见到她,她去泊车了。”

正说着,大门开了,一个一袭白色丝质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用一个晶莹剔透的发环束着,耳朵上吊着一对镶嵌成菱形的蓝宝石耳环,脖子上是一条很细巧的白金项链,挂着一朵与耳环同色的做得很细巧精致的玫瑰花小琏坠,脚上是一双水晶皮凉鞋,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白色手袋。

治癫痫方法都有哪些
精神病与癫痫有关系吗
癫疯病初期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