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淘宝恶意差评 >> 正文

【海蓝·小说】豆腐汤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钱福来的“福满楼”餐馆开张了,由于地处黄金地带,菜的味道好,生意还挺火红的。说起钱老板,倒是个精打细算的生意人,离餐馆不远,还开着一家豆腐房,虽然利润没有餐馆好,但也供应着不少宾馆食堂。“福满楼”的招牌菜是扒海参,吃的客人都赞不绝口,可是只有钱福来自己知道,这海参不是新鲜的,全是一个专门泡发海参的人送来的,能做成这样的美味,全仗厨师的手艺好。

这一天,前厅服务员神色慌张的来找钱福来,说前面来了几个客人,有点怪怪的。

钱福来心里盘算着,工商、税务、卫生都打好招呼了,这又是哪路神仙呢?他来到大厅,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十个客人,每人坐一张桌子,占据了大厅里的所有的餐桌。十位客人都面无表情,脸色冷的让钱福来心寒,更让他恐慌的是,这十个人穿着相同的统一服装。

“黑社会?”钱福来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对面不远就是派出所,谁能大白天来打劫?“仇人?”他立刻又否认了,自己做小生意的,最多是顾客满意不满意,怎么也不会结仇。

眼看着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很多客人进了餐馆,一看没有空闲的桌子了,再看这架势,一个个急忙离开了。钱福来心里恐慌,又吃不准到底是什么来路,也不敢冒然报警。这样等不是办法,他壮着胆子,堆上笑容,凑上前去:“先生,您来点什么菜?”

第一张桌子的是个中年人,一抬头,眼眉到鼻梁那道长长的刀疤,吓得钱福来把菜谱都掉在了地上。客人低头帮他拾起来,翻了翻,声音倒还柔和:“来碗豆腐汤”。

第二张第三张桌子,一直到第十张桌子的客人都跟着说:“来碗豆腐汤。”

钱福来吩咐厨房做汤,厨师精心调制了十碗豆腐汤端了上去。那些服务员一个个心里发怵,胆大的打算随时报警,胆小的已经把后门打开,准备关键时刻逃跑。

那十个客人举起了汤匙,喝得很慢很慢,喝完汤以后,每人把两块钱放在桌子上,转身走了。

钱福来嘘了口气,他实在搞不清楚这十个人是什么来头,今天中午虽然没人进门,损失了一些收入,但总算平安无事了。

第二天,钱福来叫苦不迭,那十个客人早早的就来了餐馆,占据了十张餐桌,一个个拿着报纸在翻啊翻的,一直等到中午要上客人的时候,这才放下报纸,又叫了十碗豆腐汤。

钱福来心里忐忑不安,这准是收保护费来的,一看那打头的刀疤脸,就准是“道上的”。他含着笑脸,叫厨房炒了几个好菜,亲自端了上去。刀疤脸一皱眉头:“我没叫菜。”

钱福来笑得更加灿烂:“这是我们小店的一点心意,我请客,认识一下各位朋友,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

刀疤脸笑了,很温和,却没有让钱福来感到温暖。他说:“您误会了,我就是来喝汤的。”

他们慢慢的喝完这碗汤,又放下两块钱走了,自始至终,也没动钱福来的菜。

钱福来今天中午又只卖了十碗豆腐汤,这倒是小事,问题是谁知道他们要来喝多长时间的豆腐汤?

晚上,钱福来把亲友们找来想对策,大家左思右想,都没有想明白这些人的来历。有人提议报警,钱福来却摇了摇头,人家又没犯法,总不能因为喝豆腐汤报警抓人吧?再说,看这伙人来者不善,他也不敢报警。

第二天,“福满楼”早早就坐满了客人,也是一个人一张桌子,都略带紧张的望着门口。这些人都是钱福来请来的,都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社会人”。快到中午的时候,那十个人果然又如期而至,他们一进屋,气氛立刻紧张起来,领头的刀疤一看这阵势,笑了,一挥手,领着大家出去了。

人是走了,但钱福来心里更是没底了,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做些过激行为,好在从这以后,这十个人好象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时间长了,钱福来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七月份的一天,骄阳如火,钱福来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宴会,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喝得半醉的钱福来,一个人走在黑暗里,好不容易摸着了家门,突然,有人从背后堵住了他的嘴,另外一个人用一把硬硬的东西顶在他的腰上,低声说了一句:“别出声,跟我们走。”

钱福来的酒一下子吓醒了,完了,这是遇见绑票的了。他万分恐惧的跟着他们走到了一个地方,爬了半天楼梯,他被关在一个房间里。这些人拿走了他的手机,既没有像电影里那样绑起来他,也没有叫他打电话找家人要钱。

钱福来蹲在这房间里,哆哆嗦嗦的不敢吭声,只在心里默念菩萨保偌。天亮了,他看到这是个不大的房间,从窗口往下望,至少是十层楼。他不知道这些人下一步该如何对付他,只求保住性命就行了,要多少钱我都给。想想以前见钱眼开,到这时候才知道是一场春梦。

钱福来正在自怨自艾,门开了一条缝,有人递进来一个碗,又把门关上了。钱福来低头一看,啊!豆腐汤!一定是那十个人,钱福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也没爬起来。

这样中午又有人递进来一碗汤,晚上还是。钱福来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心想左右是死,也不怕他们下毒了。端起来一碗,他隐隐闻到一股酸味,他是做豆腐的出身,知道这一定是天热,有点变味了。但这个时候,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顾不得这么多,咕咚咕咚,硬着头皮喝下,这种难以下咽的东西,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喝到。

第二天、第三天,还是如此,一天三顿馊豆腐汤,把个钱福来喝得胃里翻江倒海的,但又不能不喝。现在他也不想其他的了,混一天是一天吧,就是想给他们要个馒头,这光喝汤也不顶饿呀。

第四天清晨,钱福来因为身心疲惫,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被搜走的手机就放在了他身边,门也四敞大开着。钱福来惊疑不定,试探着一步一步下了楼,来到了大街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钱福来这才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刚想打电话报警,手机响了。

他一接电话,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刀疤脸打来的。钱福来一边听着刀疤脸给他讲的故事,一边不断地冒着汗,原来,刀疤脸这十个人,全是“号里”出来的,十年前,他们因为一起集体伤害罪,被判了刑。在服刑期间,他们经常喝的就是豆腐汤,但是一到夏天,豆腐就飘着一股酸味,不喝不行,喝了又难受。

刀疤脸就为此多次教育这帮弟兄,一定要重新做人,这人要是不走正路,连口豆腐汤都喝不消停。由于他们在狱中表现得好,所以都获得了减刑,出来后他们重新创业,现在已经发展得不错了。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听说了,这些年供应看守所的豆腐房,就是钱福来开的,天热的时候,一些变了味的豆腐,他既不能卖给顾客,又不舍得扔掉,就经常送到了看守所食堂里,送到了这些犯人的胃里。

于是这些人就找上门来,天天叫一碗豆腐汤喝,占据了餐馆所有的桌子,让别的客人进不来,也让钱福来也难受难受。结果钱福来还要找人来对付他们,所以他们才把他“请”去,叫他喝了三天变味的豆腐汤,尝尝这个滋味。

刀疤脸讲完了,然后说了一句:“钱老板,我给你保证,这几天汤里的豆腐,全是你家豆腐房的,是我托关系,从看守所食堂里买回来的,再见!”

钱福来踉踉跄跄回了家,一头栽倒在床上,没有和别人讲什么,也没有报警。打这以后,他如果发现豆腐稍微有一点酸,马上倒掉,再不敢往看守所食堂送了。而且,他从此也再没让卖泡发海参的小贩子上门来。

北京军海医院癫痫科
小儿癫痫治疗费用多少
奥卡西平片怎么样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