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蜀南竹海天气 >> 正文

【江南小说】时光会说话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村子里的人常常在茶余饭后在门口围成一团讲些村子里的一些事情,并将那些无中生有的事情描述的风生水起。格子那时候才十二岁左右吧,经常会听那些大人们说,楚儿是个祸害,打生下来就克死了她妈妈,后来又把她爸给害死了。

--写在文前

--走走分裂了(微小说)

1、

第一次遇到楚儿的时候,她总是从外婆家带来两个李子,她特大方的分一个给格子。她说既然是同桌就不要客气啦,小脸蛋上洋溢着腼腆的微笑,撅着小嘴。格子把手背在身后,捏着衣角,不敢接。因为他总听说楚儿是个坏孩子,会害人。

可楚儿的样子看起来并不会伤害格子,她的睫毛长长的,像一把展开的大扇子,好看极了。她的座位背着阳光,大大的眼睛遮挡了格子的视线。格子看不到黑板,于是就盯着她大眼睛长睫毛一下一下的扑闪,很容易的就泛起困。

她的学习一直很优秀,上了初中她的优点渐渐浮现。当然,她也从小可爱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可她依旧在大人们眼里是妖孽般的存在。

听村里人说,她父亲以前是个老师,为人憨厚。可楚儿来到这个世上做的第一件错事就是害死了她的母亲,可这也不怪她。四岁时,她有一回去火车道上耍,一辆火车急速的开过来,她愣是没有听到。父亲飞一样的跑过去将她拦腰抱起,从火车道上抛开。火车一刹那将她父亲碾成一片血水。

于是那些迷信的大人们便固执的说,楚儿是个孽种。

格子起先是有意疏远楚儿,不敢和她在一起玩耍。可后来发现,她并不像大人说的那样会害人。因为她毫不吝啬自己的微笑,看起来是那么可爱,像风一样让人舒适。她带来不酸的李子,他开始分享。

2、

高中之后格子和楚儿分了班,楚儿理所当然上了快班,格子留在慢班。格子从学校走到班级里面是要路过实验班,楚儿就坐在窗户前。有一块阳光透过梧桐折射进她的窗台,有一块光斑,她的白皙的皮肤贴着光斑,埋头做题。

格子路过的时候总是和她无意的说一句,做题呢。嗯,是啊。

其实这问候有时候在外人看来是一种赘言。可在他们之间却显得细腻而美好。

格子依旧是喜欢打瞌睡,尽管早没有了楚儿长睫毛的催眠,但打瞌睡以至于快成了一种习惯。于是他频繁的向楚儿借笔记抄,借的时候只需要经过楚儿的窗户前,敲两下,她便将她干净可爱的粉色小浣熊笔记本从铁栏杆里面递出来,笑说,又打瞌睡啦。

嗯,是啊。

有一次当格子再一次翻开借来的笔记的时候,笔记的最后一页干净的纸张上多了一行字。上面写着:嘿,格子,我喜欢上我的美术老师了。

楚儿的美术老师是学校里最年轻的一个老师。很多女孩子看到他总是会尖叫,因为他不但画画在县里拿过奖,学校每年的篮球比赛他总是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不会有女学生讨厌这样一个温文尔雅,有才气优秀的男老师。当然,楚儿也不例外。

格子从窗户外面递进来,楚儿像往常一样淡淡笑。快速打开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看到格子回的话。

你疯了吧,傻瓜。

楚儿用笔记本捂住自己的嘴笑出声音来。但这一举动引起了老师的注意,老师瞪着楚儿说,看什么呢!楚儿赶紧停止笑,忙说,没什么。

他们在这样的青涩的年纪用粉红色的小浣熊笔记本记录着。他不再为抄笔记而借笔记。后来,久而久之,那似乎成了见证他们感情的物件,偶尔翻看,总是洋溢着笑,笑彼此是傻瓜。

3、

父母发现了他随身携带着的那本笔记本。趁他不注意时,翻看了里面的内容。父亲大发雷霆,将格子打了一顿,说今后不需再和楚儿联系。母亲哭着说作孽啊,那个孽种竟然想害死我们格子啊。

格子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吼着说,楚儿不是孽种!

毕业了,格子领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第一个打电话给楚儿,他想赶快让人兴奋的消息告知楚儿。电话通了后,格子向楚儿诉说他的心情,他有多么向往大学学堂。楚儿听他这样开心,也不停的说嗯嗯,恭喜你,真替你开心了。

末了,他才问,楚儿,你呢?收到通知了吗?

我……我没钱上。她在电话的另一头尴尬的笑,笑的格子满心失落落。

后来,格子去了南方。而楚儿,留在那所他们同窗九年的学校做了语文老师。偶尔楚儿也会投稿,也会写一些散文投给杂志社。格子也会很偶尔很偶尔的看见她的文字,看见那些和年华快乐有关的字眼。

那些年少时伴随着蒲公英和梧桐的懵懂情感,在长大后背道而驰。

楚儿和那个美术老师相爱了,似乎那爱有些迟来。他已经有了一个爱他的妻子。可她依旧义无反顾,她说,只要可以爱就好了,无需白头到老,无需轰轰烈烈。只想安静的爱一个人,就好,就好。

楚儿在电话里告诉了格子,因为她觉得这是大事,是有必要告诉格子的,因为她心里依旧给格子留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不大,但足以在她的心里撑的满满。

格子说,你疯了,傻瓜。

楚儿说,你为什么和当年说的一模一样。

格子突然在电话里哭了,说,楚儿我好想你。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楚儿抱着嘟嘟的电话在黑夜里被孤独了。

有时候爱情就这样,彼此都不言语,却完全注入所有感情。楚儿早就把格子看做是自己最重要的一个人,但是有些感情,不要说出来才可以保留的完整。

4、

楚儿的将女人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男人,她一夜之间成了女人,成了那个男人的女人。

第二天,楚儿将要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隐约听见里面的议论声,停了下来。磨砂玻璃里面是一张张丑陋的嘴脸,她的心狠狠的抽搐着,眼泪绝望流出来。

“知道李楚儿么?真是个骚货,看着挺文静的,不知道在床上有多……”那个男人肆无忌惮的坐在桌子上,跟同事夸张的炫耀那些丑恶的事。

命运再和楚儿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她突然觉得世界漆黑一片,到处飘满了乌云。拖着死一样的躯体走出学校,突然发现每一个人都撕着嘴脸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楚儿。她突然好累,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下。

她掏出手机打给格子,格子那天在上课,心口突然狠狠的抽搐。楚儿突然打来电话,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往日笑意,像死了一般沉沉的声音拖着声线说,格子,我想离开,你会想我的,对吧。

她突然失声哭起来,发出兽一般呜咽的声音。格子慌了,但什么都说不出来。想说不要哭、想说楚儿我好心疼、想说别难过了、想说世界总是一个人再干干净净的守着你。但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格子听着她持续哭泣,到挂断。再打过去,对方电话已停机。

再后来,楚儿再也没有给格子打过电话,格子发了疯似的询问每一个他们相同的朋友。但都只是说她去了外地,外地是哪里?都含含糊糊说不大清楚。

转眼三年,大学毕业,他找到了一个好工作,过年时回来。依旧没有人说的清楚她去了哪儿,她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同人间蒸发了。但她和男老师勾搭的事情传遍了,村子里的老人们更加张胆的说,那个叫楚儿的女孩儿,我打一开始就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有格子相信,楚儿曾在那个年纪最美的芳华里,陪伴他开心,失落,和难过。他对她的信任,没有任何理由。

结局篇:

楚儿坐在高档的橱窗里,用手在玻璃上擦出圆圆的一块雾气,使她能够看见外面的世界。外面依旧是大雪天,白皑皑一片。出来第几年了,她记不得。那些稚嫩被岁月的刻刀抹去,棱角分明的脸上,是拭去青春,拭去爱情的成熟痕迹。她的丈夫是这座城市有了名的商业大王,有好几家他的私人公司。她的生活似乎好的不得了,但事实上的好与不好,只有楚儿自己才知道。

几年后楚儿再遇格子的时候,在一场狂欢派对上。他沉默坐在一个干净的角落里吃甜点,朋友拉他去喝酒,他挥手拒绝。

她轻轻的颤抖着,似乎用尽了内心所有的气力喊,格子,是你么?真的是你……么?

他往嘴里塞一块粉色卡本尼果泥糕的手停顿在半空,这声音在灵魂里游荡,撞击。像是十几年前她把李子递给他时说,给,吃吧。

熟悉的声音被岁月的漏斗沉淀下来后,变得陌生,让人难过。

楚儿。

格子。

于是就这样不期而遇。没有人会愿意相信他们在这样的年纪能走到一起。可惜她有了丈夫,可惜他有了妻子。却在彼此心里响起同一个声音,我疯了,傻瓜。心里流泪,脸上微笑,说,我很好。

他们一同走在枯萎了的梧桐小路,美丽的积雪覆盖着的下面是腐烂过的树叶。他们一同踩过。

楚儿和格子的美好时光被命运写错了,似乎他们曾有一段可以牵着手走向未来的机会。可是是什么改变了故事的走势呢。他们都忘记了。只记得,他暗恋着她,她也暗恋他,但是却不知怎么就匆匆错过了。

小时候,楚儿有一次曾说,格子,妈妈因为难产死了,怨我吗?父亲是因为喝醉酒躺在火车道上被压死了,我当时就眼睁睁的看见火车将他碾成血水。这一切,是我的错吗?可又有人信吗?

格子傻傻的摇头,什么都没说。把手伸过去,接过李子,咬一口,笑开了花。

记忆在流年冲刷下华美的像幅画,画里的男女在笑啊,笑对方真是个大傻瓜。

粉红色的小浣熊笔记本像艘满载青春年纪的船儿呐。

各奔天涯的男女呀,现在成了什么模样呢。

都有了妻儿,仍会梦见对方。

梦里长长的睫毛会说话。

像是说,傻瓜,想我了吗。

(完)

癫痫病小发作症状有哪些呢
郑州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有哪些
抗癫痫有哪些药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