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少儿英语大赛 >> 正文

【碧海小说】情锁封云湖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七月的天气,沉闷阴郁!

都说要下大雨了,可天近傍晚,依然没有要下的痕迹。

二十六岁的子童从山上走下来,径直超封云湖走去。这是他一年来养成的习惯:一到傍晚,便要划船到湖对面的情人崖上转悠一圈。或是蹲在崖顶静静的抽烟,或是眺望着灌满朝霞的湖水若有所思,抑或是跳入水中游它个畅快淋漓。有时竟很晚才回家,也有时根本就忘了回家,困了就躺在船篷里小歇,任船儿随着湖风把自己飘到哪里算哪里。经常这样。

今天的封云湖比较安静。缘于可能要下大雨了,那些游玩的城里人早已驱车散去,生怕发了洪水冲坏道路而不敢再做停留。无数条花花绿绿的游艇乱爬爬地挤在岸边,随着微微起伏的波浪轻轻摇摆着,扭动着。它们的管理员在岸上的太阳伞下,坐着一把竹椅,无趣的前后摇晃,晃得眼毛皮都有些沉重的半合半睁着,早已忘记了是吃饭的时间了。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雾气蒙蒙的湖面,给原本美丽的封云湖增加了一丝不同往日的神秘色彩。子童娴熟地跨上那条属于他自己的小船,在船尾坐下,两手驾住双桨,向后猛地一仰,那船儿便如同离弦之接迅速射向湖中。圈圈涟漪便在船尾紧紧跟随,错落有序的荡漾开去,吻着岸边的沙石轻轻作响。然而在小船划出不到十丈远,子童听到岸上有一姑娘的喊声:“喂,划船的,等等,等等,等一下!”

子童立刻停住了手里的浆,心想着:都这样的天气了,怎么湖边还会有人?于是划动船儿又返回了岸边。他看到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姑娘正跺着双脚,神情略显焦急的在向自己挥手,如银铃般的声音还在喊着:“大哥你好,请问你的船出租吗?”

子童一脸疑惑地问道:“马上要黑了,姑娘租船有什么着急事吗?何况都说要下雨了。”

“是这样的大哥,我下午去情人崖了,丢了一本书在哪里,我想去找回来,不知行不行?”

“很重要的书?”

姑娘稍做想象:“嗯,很重要,大哥帮帮忙好不好?”双手合十央求着。

“上船!”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女孩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子童一如平常一样,白皙的脸上不带一丝的表情,面对船上多出来的那位漂亮姑娘视而不见,依然像自己一个人一般。而那姑娘则静静的望着子童,欣赏着他优雅的划船动作。不知不觉船儿已荡入湖心,四周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阵阵凉风吹过耳际,她便索性闭上了眼睛,这种浑身舒爽,沁人心脾的美妙感觉真是不可言表,无比惬意!

“姑娘你胆子真大!”子童突然想起船上还有一位姑娘,便说道。

“大哥为何说我胆子大?”姑娘问。

“这黑灯瞎火的,你坐着一个陌生人的小船,飘荡在漫无边际的封云湖上,胆子还不算大吗?”

“呵呵,我相信你是好人,只是,的确是黑了点。”

“船篷上有灯,姑娘可以打开。”

于是那姑娘便摸索着打开了灯。灯很亮,照的周围的水面金光闪闪,子童俊俏的摸样和姑娘美丽的面孔也都清晰的展露出来。

“姑娘从哪里来的?”

“我家是城里的,下午刚到封云湖。哎,我觉得你特像一个人。”姑娘说。

“是吗?像谁?你朋友还是亲戚?”

“都不是,其实我也没见过他,只是感觉他应该是你这样:划着小船整天在湖上飘荡,满脸平静的对什么都满不在乎似的。”姑娘略有所思的说。

“这是什么逻辑?你都没见过他就说像我,听不懂!”

“感觉吧,有时候感觉真的很奇妙,可要真正去追寻答案时却很复杂。”

“那就不要追寻答案,难得糊涂可能是最美好的境界,清晰的结果往往会令人很失望。”

“大哥说的有理,可我偏偏是个追寻者,呵呵!”

子童摇摇头不做声了,只顾划动双桨,任额头上渗出斑斑汗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船终于停在了情人崖下。这情人崖由湖边山上的两座山峰组成,中间相隔三米距离,远看恰如一对恋人正站在那里深情对视,窃窃私语;中间还有连接处,则犹如两人互牵手儿,柔情万种。情人崖的美名便由此而来。

待子童泊好了船,那姑娘小心翼翼地扶船而下,子童便在后面提着灯为姑娘照明,两人一前一后,沿崎岖小路蜿蜒而上来到崖顶的情人亭。姑娘迫不及待的从子童手中抢过灯,去寻找那本下午丢失的书。她看到了,那书还静静的在石桌上躺着,她深深的土了一口香气,将书抱于胸前,闭上眼睛默默地感谢上天。

借着灯光子童看到了那本书的名字:《魂牵封云湖》。

“就为了这本书,值得你如此用心良苦吗?”子童问。

这句话惊醒了还沉浸在祈祷当中的姑娘,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完好无损的书,轻轻地在石桌旁坐下说:“你没看过这书吗?书中的故事就是在这封云湖上发生的,你不知道吗?”

“我平时不怎么看书,因为我知道小说中的情节都是虚构的,没什么可信度。”子童说着在姑娘对面也坐了下来。

“不,我坚信这不是虚构的,至少这本不是,而是曾经确实存在过的事实,要不作者怎会投入那么多的感情,甚至是灵魂!”

“是吗?里面说什么了?看把你激动的。”

“你果真没看过?好吧,我就给你简单介绍介绍。故事说的是城里的一家有钱人,在一次偶然的旅游中来到了这美丽的封云湖畔,他们深深的爱上了这里如画般的风景,于是便在大堤东面的山上盖了两层小楼,准备在炎炎夏日时节可到这里休闲避暑。也就是在第一个夏天,那城里人的儿子白思照在情人崖上遇到了大堤下小柳鱼塘的姑娘水月照,两人一见钟情,彼此珍惜,互诉衷肠,轰轰烈烈地爱了一场......”姑娘的眼睛开始湿润了,她知道如果再讲下去便会哭的稀里哗啦,于是停下了。

而旁边的子童目光呆滞的盯着桌上的书,细细地听着姑娘的讲述,似乎在等待着故事的发展。这时姑娘突然停下,令子童抬起头来看看她说:“怎么了?继续讲呀,不会这么简单吧?”

姑娘擦擦眼角的泪水,漫无目的的翻翻桌上的书继续说:“后来白思照的家人知道了,非常生气,于是便处处阻挠施加压力,费尽心思的想拆撒他们。可是,可是他们爱的那么的真,那么的切,任何人的阻挠都无法将他们分开,甚至是和家里断绝关系都义无反顾,父母最终拧不过儿子,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子童为姑娘递上纸巾说:“还是别讲了,害你流那么多眼泪。”姑娘又擦擦泪说:“没想到就在他们婚后时间不长,发现了水月照有先天性心脏病,那是一种不太明显的病,小时候不容易被发现,而成人后症状渐渐显现出来,却在治疗上增加了太大的危险。白思照的家人知道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施压,逼着他们离婚,月照怕连累他,欣然答应了白家人的要求,可白思照哪里能放下月照,不但不离婚,反而处处查找资料,寻求名医,不惜一切代价为妻子治病,然而老天无情,月照终因手术难度过大而含笑离去......呜......呜......”那姑娘已哭的泪眼模糊,再也讲不出一句话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的故事了,先不要哭好吗?”子童劝着,却又感到自己的劝说无济于事,又有些多余,那就让她痛快的哭会吧。可姑娘为什么会因一段故事而如此伤心?子童有些莫名。

过了一会,姑娘终于平静下来,接过子童递来的纸巾笑了笑,笑的那么的牵强:“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没事,那你就是为这故事而来的?”

“嗯,后来白思照应妻子要求将她的遗体葬在了情人崖上,让她日夜守望着这充满爱意与甜蜜的封云湖。而那白思照为了思念妻子,终日在湖上过着打渔为生的生活,阴阳相伴,唉!多好的男人,难得他还对死去的妻子一往情深,真是世间少有了,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这个百里不能挑一的痴情汉,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一个柔情似水的男人。”

“姑娘要真为这人而来,恐怕要失望了。”子童把头扭向一边,似乎不敢看姑娘的脸似的。

“为什么?难道你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今天下午可是亲眼看到了那座水月照的墓地,就在那边,这你总该知道吧?还有那白家的小楼不就在东面的山上吗,还有小柳鱼塘我也去了,只可惜那月照的母亲也已去世,鱼塘竟承包给了几个外地来的养鱼者,这些难道都是我的幻觉不成?”姑娘略显着急了。

“那你是不是喜欢书中的白思照?”子童问。

“不能吗?这么好的男人,谁不喜欢?但我又不敢奢求什么,他心里早已装不下别的女人了。”刚才的着急在现在变了有些伤感。

“那你见着他了吗?”

姑娘摇摇头说:“我知道他就住在那小白楼里,可我没有勇气去找他,但愿上天会怜悯我,让我可以遇到他。”姑娘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渴望。

“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去吧,希望的越多失望的就越多,因为——因为——”子童的话明显有些结巴。

“因为什么?难道你认识他?”姑娘追问。

“看你为他如此付出,我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你实情......”

“那我总不能不清不楚的付出吧,我要失望的死心塌地,说吧!”姑娘打断子童的话。

子童长出了一口气:“好吧,我的确认识那家伙,他早于两个月前自杀了,尸体被家人拉回城里了,从此再也不会有那白思照了,这下你踏实了吗?”他说完便低下头,他不敢看那张失落的脸。

姑娘不言语了,一头趴在石桌上不停的抽噎起来。这时早已闷了一天的雨终于下了起来,伴随着狂风令人冷的只打寒战。子童脱下自己的衬衫为她披上说:“忘记那家伙吧,他不值得你为他如此伤心,翻过这一页,明天定时艳阳高照,你也定会找到真正爱你的另一半的。”

姑娘依旧爬着,抽噎着,哆嗦着。听到那白思照自杀的消息,看来是真的崩溃了,一句话都不想再说。直到夜里零点雨停了,子童搀扶着她小心的踱下崖去,掏干了船上的积水,向对岸划去。深夜雨后的湖面更加冷的逼人,在灯光下,子童依稀看到她的嘴唇都已冻的发紫,浑身还在颤抖不停。而自己虽光着膀子,却在划船的过程中出了满头大汗。他把小船直接停在了小白楼下,扶着那姑娘径直向山上走去。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姑娘疑惑的问。

“总得找个地方睡会吧,看把你都冻坏了。别的旅馆早都关了门,而这里则不同,我有钥匙的。”

姑娘顿时一惊:“你怎么会有钥匙?”

“哦,忘了告诉你,那家伙临终前把这小白楼卖给了我,我开了一家旅馆,所以有钥匙,走吧。”

姑娘刹那间又想丢失了什么一般,不做声了,紧随着子童往上走去。她那瘦弱的身躯在灯光下显得越发的疲惫孤独,令人无法不心生犹怜。子童开门来到客厅,挥手示意让她进来,而她则忙碌的环望四周。她终于来到了那本书中主人公的住处,这就是曾经充满无数甜蜜回忆和无尽痛楚的地方,这房子是见证他们最多的目击者,那书就是在这里的某一个房间完成的。虽然今生已无缘与他相见,但能来到他家,感受这里的环境,也算上天给她最大的恩赐了。所以她要用心的记住这里的一角一落,也好让失落的心多一些难得的回忆,哪怕是痛苦的,也心甘情愿!她心里这样思索着。

来到二楼,子童推开一扇房门说:“你就住这间吧,我就在隔壁,有事随时可以叫我。哦,对了,卫生间有热水,赶紧洗个澡暖暖,看把你冻的,嘴唇还紫着呢,早点休息,一起迎接美好的明天,加油!”说完子童便去开自己的房门。

“等等,还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名字?”

“别大哥大哥的,我叫白子童,你呢?你叫什么?”

“大哥也姓白吗?那书的作者和你同姓。”姑娘有些吃惊。

“嗨,姓白的多的去了,村子里有一半都姓白,没什么好奇怪的。”子童一边开门一边解释着。

“我叫刘思影,大哥叫我思影好了。”

“一会思照一会思影的,你俩还真像一对,好了思影,早点休息,明天见!”

“嗯,你也早点睡,做个好梦,拜!”说完彼此都关上了房门,只有楼道的灯还在放射着寂寞的光。

冻了大半夜的思影洗了个热水澡,却还是缓解不了冰冷的感觉,浑身无力却又使劲的打着喷嚏,咳着嗽。她知道她开始发烧了,却没有去打扰任何人,而是捂了两条被子,哆嗦到了天亮。

餐厅里准备好了美味的早餐,那些少许的游客早已落座吃完,子童却左等右等不见思影的踪迹,便让服务员上去看看。

“老板,房间里没人,但她的行李都还在,要不要我出去找找?”服务员下来如实禀告。

子童若有所思的说:“不用了,你忙吧。”说完便向湖边走去,然而寻遍了封云湖的每个角落,始终没有找到,他疑惑了,这大早上的她一个人能去哪里?不过看行李还在,应该还会回来的吧。

没想到这一等不要紧,五天过去了。子童每天都在猜测之中等待,越猜越复杂,终于有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她不会是想不开了吧!这个沉重的念头促使着他来到思影所住的房间,打开了她的行李。那本书还在,书下面压着一个日记本,里面记载着思影每天的点点滴滴,子童看着偶尔笑笑,嘴里念叨着:真是个天真的傻丫头!可看到最后的那段日子时,他傻了眼,一个敏感的词语蹦进他的眼眶:心脏病!这三个字犹如一把利剑直插他心底深处,这比他刚才的念头更加可怕,怕到令他简直有些窒息!说不出的痛苦化作了滴滴泪水从脸颊翻滚而下,打湿着那厚厚的本子,他索性翻到最后的那一天,上面写着:

癫痫病吃什么药治疗好
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哪家好
吴忠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