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枸杞子生吃好吗 >> 正文

完璧归赵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故事情节和人物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一)

夏天。天空瓦蓝瓦蓝,一丝云彩也没有。太阳像个火盆,早早就爬到树梢上释放它的热量。才九点就把人们热得汗流夹背。空调机的排热器飞快地转着,冷却的水叭嗒叭嗒地滴着。

“清垃圾啦!”一声宏亮的男人叫喊声,在院里响动。清运垃圾的一对夫妇像往常一样拉着平车准时来到院里,将两个垃圾桶的垃圾清里干净,有垃圾的住户听到喊声也及时的下楼把垃圾送到车上。

这对夫妇有五十多岁,看样子很爱听豫剧。一个陈旧的微型收音机挂在车把上,不停地播送着《朝阳沟》,声音很响,满院的人都听得到。两人一边干着活一边自在地听着,显得很萧洒。

夏天垃圾多。今天刚九点,老两口就拉着车来了。老汉穿着汗水沁透的背心,头戴一顶发乌的草帽,下身穿着一件松紧口的短裤到膝盖上。一条兰色旧毛巾搭在肩上。他把垃圾桶周围散乱的垃圾清理完,又放倒垃圾桶,将里面的垃圾一锨锨地铲到车里。一股股发霉难闻的臭味向四周飘去,一楼、二楼开着的窗户立马有人关上。老妇人把垃圾里面的废纸、纸板、铁丝、各类瓶子分门别类的捆好放到她蹬的三轮车上,积累多了就去卖废品。除了清运垃圾的工资外,卖的废品也能收个钱,一月下来老两口收入也不少,不单改善了生活,还供两个孩子上学。

在这个院老两口已经干了十几年了,久而久之人们也认识他们了,知道男的姓吴,女的姓安。这一天他们正在干活,楼里走出一个时尚的女子,打着遮阳伞,戴着默镜,高跟鞋咯叮咯叮有节奏的响着。一出楼洞口看见他们在掏垃圾,嘴里喊着“臭死啦!臭死啦!”一边用手在鼻子前忽扇着,一溜小跑向外奔去。“姑娘,你别跑,你过去我们再掏!”老汉停了手里的活,向快步跑去的女子喊着,一直目送她出了大门才继续干起来。

这个门口的垃圾掏完了,他们又到另一个门口的垃圾桶前清理。老汉弯着腰吃力的一锨一锨把垃圾铲到车上,汗水湿透了背心,湿透了裤腰。“喝口水再干吧。”老妇人拿着一大瓶水走到他跟前,老汉停了手里的活,从肩上拉下布巾,在脸上抹了一把,双手捧着水瓶,仰着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一气。然后脱掉背心使劲拧了一把,汗水哗哗地从拧成一卷的背心里流出,然后凉到车把上。又拿出旱烟袋,在烟锅里装满烟丝一边尽情地吸着,一边看着老妇人干活。老汉没敢多歇,又抽了一锅烟,在鞋底上磕磕烟锅,道:“你起来我干吧!”不一会汗水在老汉黑红的脊背上形成一条条小溪向下流淌。老妇人也许心疼他,上去用毛巾把后背的汗檫了个干净。“没事,你歇着吧。”老汉头也没回地说着。垃圾掏完了,老妇人用带来的苕把把四周清扫干净。男人拉着平车,老妇人蹬着装有半车废品的三轮车向院外走去。刚到门口,一个斜坡车上不去了,老妇人说,你停停。她立马下车帮老汉在后面使劲推了一把,车上去了。随后老妇人蹬着三轮车跟上去。

暑去寒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夫妇两人不知疲倦而又认真地清运着垃圾,例行着自己的职责。

有一天夫妇俩又在清运垃圾,老汉把垃圾桶刚一放倒,一个大包滚到了桶外,老妇人赶紧捡起来,看了一眼,啊,里面全是女人的衣服和东西。还不错啊,她翻着翻着,翻到一个上衣口袋,摸着里面有一个硬棒棒的小东西,顺手一陶,一个明晃晃的链子出现眼前,老妇人一看惊叫道:“老头子,你看这是啥?”说着一只手拿着小东西,在太阳下看。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中间有一个小指盖大小的绿色东西闪着动人的光,十分好看。老头听到喊声,停下手里的活,拉下肩上的布巾擦把汗。接过东西看了看,惊奇的说:“老伴,这不是你们女人戴的项链吗,你看中间这个玉块多好看,这链子还是白金的呢。”老汉一边说一边在老妇人面前晃悠。

一听说是女人的项链,老妇人瞪直了眼说:“你个死老头子,可别吓我啊!你咋知道是女人的项链啊?莫非……”一看老妇人有疑问,老汉笑着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你没看满大街的女人脖子上都挂着个明晃晃的东西吗?有黄的,有白的……你以为是啥?”老汉一通话说得老妇人扑嗤笑了,说:“你还怪懂呢,别看脖子上都挂着个东西,听说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假的就是个装饰品,要是真的可就贵了。”“这是谁家的女人这样粗心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丢这里?”老头子自言自语地说。老妇人又说:“我跟了你一辈子你也没给我买个套脖子上,这回可好了,捡了一个,让我也套上光气光气!”一说这,老汉立马瞪圆了眼,说:“不中!咱不能要,丢东西的人肯定是粗心忘在衣服里,才扔在这里的。不是咱的咱不能要。”老妇人也不示弱,顶着老汉说:“咋不中?扔这的就是不要的,咱一不偷二不抢,在垃圾堆里捡的,谁能说个啥!”一看老妇人还坚持要,老汉真急了:“越说你还越来劲呢!你不怕遭天打五雷轰啊!看你那猪脖子佩不佩戴这啊!”

这时,正好有年轻的两口抱着孩子从楼里出来。男人抱着孩子边走边给女的说:“别急啦,有了钱再给你买个,你看你眼都哭肿了,好啦,上街逛逛消消气吧!”女人打着遮阳伞,跟在男人后面,一双杏核眼红红的,说:“我都奇怪了,洗澡的时候还有呢,咋找不到了呢?”两人边说边走出院的大门。两老口干着活似听似不听的听着他们的议论。老汉心里一惊说:“你看看说不定就是这两口的东西呢!你看人家急不急,女人眼都哭肿了,要是你丢了,你急不急?”老妇人让老汉说的心里也不好意思了,道:“咦,老头子,我有这贼心,可没这贼胆,只是说说罢了,哪敢真要人家的。”“说说也不中,嘴说了那就是心里有想头,有想头那就会有行动。”老头子硬生生地顶了上去。“好啦!好啦!老头子,你说咋办咱就咋办,俺听你的还不中?”“这还差不多!”老头子也笑了。老俩口一边争论着,一边蹲那歇着。老头子叭嗒叭嗒吸着旱烟,眯着两眼像是在想什么,随后磕掉烟锅灰,拿起水瓶子咕噜咕噜喝了一气水,抹抹嘴巴对老妇人说:“老伴,我看咱得尽快想办法通知丢东西的人来认领,东西老放咱这也不是个事啊!”“说的是,问题是谁丢的咱不知道啊,你说咱通知谁去?”老妇人道。“是啊!”老汉低下头,忽然又抬起来,兴奋的对老妇人说:“我倒有个法,你看中不中?”“老头子你说吧,咱家的事不都是听你的,你说中就中,你的话要是不中,我的话就更不中了。”老妇人连笑带刺地说。“你看看,又来了不是!又来了不是!”老汉不满地指着她数落了几句。“我看,咱就在院里喊几声。说捡个项链,谁丢了,来认领!”“老头子,你要直说咱捡个项链,有人来冒领咋办?假的领走了,真的要来要,咱可赔不起啊!这法不中!”老妇人这回大胆地否定了老汉的方案。“没关系,谁来领,咱就让她说出个一二三来,问她咋丢的,说对了那就是她的。”老汉不紧不慢的解释说。“问题是有的丢了都不知咋丢的,光知道丢啦,丢哪里也不知道,你让她咋说清啊?咱可没时间给她们打这个官事啊!”老妇人的一番话说得老头直点头。“是啊,你说的也对啊,怎么才能让真丢东西的人来领走,假的不能来冒领,这可是关键啊!”老头犯难了。

(二)

“哎!老头子,我有法了。”老妇人忽然高兴地对着他的耳朵,耳语了一番。老头子听了直列嘴笑,说:“中,中!是个法。老婆子你比我中,咱就按你的法做。”老汉连连夸讲老妇人中,老妇人得到老汉的肯定也高兴地列嘴笑。可老汉又一想,说:“谁来写这个东西啊?”老妇人说:“那还用问,我是小学毕业生,你是咱家高学历的人,初中生。你不写谁写啊?”老头又犯难了“咋写?写啥?咱也没办过这档子事啊。”“哎呀,我说老头子,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刚才还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呢,你没看播放的电影,电视剧,那么多的广告不都是卖东西的人写的吗?咱不会也来个认领东西的广告啊!”老汉一听,楞了一下。立刻喜笑颜开地说:“中!中!老婆子,我算服你了,你这个小学生还真赛过俺这个初中生呢。中!就照你的办,咱回家就办,明天来了就把认领广告挂上。”说着两人高兴的收拾家伙,清理现场,拉着垃圾离开了这个院子。

第二天老两口拉着平车早早来到院里,把昨天用硬纸板写好的牌子挂在垃圾桶旁边的墙上。板上用粉笔写道:“招领衣服广告。”内容是:“我们清里垃圾捡了一身衣服,是谁的来认领。大家看了要互相转告一下。”下面署名:清运垃圾的人。某年某月某日。一条黑色萝卜裤,一件碎花上衣,挂在纸牌边上。

有人走到这里看了看说,你们才是多事,人家扔到垃圾里的东西就是不要的,你们又捡来让人家来认领,人家不笑你们多事。老妇人听了,道,你看这衣服多好,扔了不可惜了,我们以为是扔错了呢!要是衣服的主人来说真的不要了,我们就收走了。俺可是有话在先啊。哦,你们也是好心呐!看的人回答说。有的捂住鼻子,看一眼说句,“多事!”扭头就走了。半小时过去了,两桶垃圾清完了,他们蹲那里又歇会,还是没人来认领。老头纳闷的对老伴说:“是不是扔衣服的人没在家啊?咱来的不是时候。”老伴道:“没关系咱再等一会,要是还没人来认领,咱就回去,反正明天还来。咱天天清垃圾我就不信见不到扔衣服的人。”老汉听了老伴的话道:“中,你这主意中,就这么办。”又等了一会,还是没人来认,于是两人就收拾东西拉着车回去了。

第二天老汉可巧有事没来,推迟了一天。第三天又来到这里,照样把牌子,衣服挂在老地方,就开始了工作。有人见了问他们,怎么样,没人来认领吧?一件旧衣服你们还当宝贝似的挂这找主人!别费心了。老汉心想,我要是说清了,说不定你早就认走了。老两口忙活了一阵子,垃圾很快又清理完了。还是没人来领。老妇人急了,道,老头子,你桑门大,吆喝几声,看有人认领没有?老头说,中,我试试啊。“这是谁扔的衣服,快来领啊!这是谁扔的衣服……”老头宏亮的声音像个炸雷在院里上空滚动。

忽然有一年轻女子推开楼上的窗户,伸出头来向下看了一眼,不看便罢,一看立刻变了脸。气急败坏地喊着,“哎!掏垃圾的,那是我扔的衣服,你给我挂那里展销咋的?这不是丢我的人吗!你不顾脸我还顾脸呢!”听了年轻女子地喊叫,老两口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开了,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总算找到人了。老妇人还不放心的故意逗她说,“谁说是你的衣服,你有啥凭据啊!刚才还有人说是她的呢!”年轻女子听了老妇人的话更加脑火了。道,“那是我穿了两年的衣服,不喜欢了,嫌放在家占地方,连同其它的东西放到一个红塑料袋里一块扔了。谁说是她的让她来找我。你们要想要就拿去吧,别挂那丢我的人啊!快拿掉吧,不然我就下去给你扔了啊!”一听说是个红塑料袋,里面还有东西。老汉心想这有八成是她的了,于是又激了一句,道,“年轻人,我们找不到人就一直挂着!”正说着只见楼上关了窗户。远远听见楼道里传来高跟鞋的嗒嗒声。不一会刚才还在楼上喊话的年轻女子,气冲冲的拿着一把剪子冲了出来。老妇人一看这架势,吓的躲在老头身后,说,“老头子,不好了,她要杀人不是?你可要挡住她啊!”老头子一看女人手里拿着家伙,心里一惊,也慌了一下,再看她文气的模样,瘦弱的体型,量她也不敢。马上又镇静下来。嘴里说道,“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啥!我们摘掉还不中?”年轻女人板着脸,理也不理他们,照直朝挂衣服的地方快步走去。一把拿起衣服,扬起剪刀咯嗤、咯嗤几下,把个好端端的上衣剪了几个口子,嘴里还说着,看你们还挂不挂?随后又麻利的把裤子也剪了几下,撕开口子,扔到垃圾车上。怒目瞪着老夫妇说,看你们还挂不挂!说罢,扭头向楼里走去。

这时老妇人才松了一口气,笑嘻嘻的,道,“慢走,别生气,刚才是我们不好,你要知道,为找这衣服的主人,我们等了三、四天了。”年轻人止住步,带气的说,“一件旧衣服有啥好等的,我扔了就是不要了,你们又挂出来让我认领,不是多此一举吗?”老汉也笑着说,“年轻人,别急啊,咱有话好好说,你刚才说你扔的是红色塑料袋子,除了这衣服,,里面还有什么?”不问便罢,一问年轻女子更急了。道,“你一个老爷们,问人家女人扔的什么衣服干啥,你像话不像?”老妇人一听这话里有话,开了口,道,“年轻人别误会,俺老头子没有恶意,都是为扔衣服的人着想。你要不便给他说,就给我说吧。”说到这,年轻女子忽然发现什么似的,头脑一激灵,马上冷静下来,慢声细语的,说,“说出来也没啥,除了这身衣服还有我的一个红色胸罩,还有我的两件紫红色内裤,一双半高跟棕色皮鞋。你们一再问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老妇人把那个红色塑料袋拿出来,道,“你看这是你的东西吗?”年轻女子接过袋子,翻了翻里面的东西,道,“正是我的,你们问这干啥啊?”女子脸上呈现出不解的样子。

老汉和老妇人对视了一下,笑着说,“这可好啦,我们找了三、四天终于找到了衣服的主人啦,不这样做怕找不着真正的主人啊。”年轻女子看两个老人这样认真,一定有事。也就缓和地说,“阿姨,叔叔,你们真有什么事吗?”老汉小声问:“年轻人,你衣服里有什么东西吗?”“东西?我那旧衣服里还有东西?我没看,换掉就扔一边了,第二天就塞到红塑料袋里,一块扔到垃圾桶里了。不记得有啥啊!”年轻女子回答说。“哦,你最近丢什么东西了吗?”老汉绕上了正道又问了句。年轻女子一听问这,心呯呯跳,道:“我的白金项链丢了,上面还有一颗绿宝石,那是我和老公结婚的纪念物,正为这俺两口生气呢,咋,你们见到了?”老妇人听年轻女子说完,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向手里一倒,立马一个金光闪闪带绿宝石的项链呈在眼前,道:“是你的不?”年轻女子惊喜地叫了一声:“就是我的,怎么到你们这里了?我的天啊!可找到了。”随后快速的从老妇人手里拿起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老汉简单的把掏垃圾捡项链的过程及认领的方法,说了一遍,最后说:“我们不这样做怕好事做不好,让别人冒领了咋办啊,原谅我们年轻人,我们把衣服挂出来让你受窘了!我们也是没法的法啊!不管怎样,这贵重的东西总算找到自己的主人了。这叫什么来着?”老汉看着老妇人说。老妇人道:“你是咱家有文化的人,你不知道,俺更不知道了。”年轻人激动的说:“阿姨,叔叔,这叫‘完壁归赵’。我谢谢你们了。”随即向着两位老人深深鞠了一个躬,道:“二老到我家坐坐吧。”“不用啦,我们还有清运垃圾的任务呢。”老汉道。随后年轻女子说了句:“阿姨,叔叔,你们等我一会,我上去就来!”随即飞快地奔上楼去。

老妇人看着跑进楼的年轻女子开心的笑了。老汉拉着垃圾车说,“老伴,咱走吧,还有两个院没清呢。”“中,老头子,咱走!”随即一前一后两人消失在人群里。

楼里年轻女子,快速进到自己屋里,拿了几张百元大钞,又找了几件较好的衣服,就咚咚跑下楼来。一看人走院空,老人不见了。她又迅速跑到院门口,向外望去,除了川流不息人群,再也没有看到老人的身影。她含着泪自言自语地说,多好的一对老人啊!

春夏秋写于2011年12月6日

家属该如何面对癫痫呢
青少年癫痫要怎么治疗能好
癫痫病手术可以治好吗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