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众纯电动汽车 >> 正文

【江南小说】知己情人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坐在顶楼的天台上,看着那垂死挣扎的夕阳,拿起手机拨号:“波波,姐姐又失恋了,带几打啤酒上来楼顶!”

挂了电话,我大字型躺着还留着太阳余温的水泥地上,想起一小时前的那一幕,那个追了我三个月誓言旦旦地说非我不娶的男人,竟然搂着一个女人的腰走进了酒店,而我偏偏那么巧合的路过酒店门口,于是,跟进了电梯,对着一脸惊慌的男人微笑着说:“杨先生这么快就换女朋友了啊?不过这个比上次那个还丑啊!”然后抛下一个错愕的男人和一个愤怒的女人,笑着离开,这种花心男不惩罚一下怎对得起自己?当然这个用下半身来思考的男人立即被我拉进了黑名单。突然想笑,还好及时发现,我才不至于误入歧途,想想我怎么就那么命苦,遇着的怎么都是花心男,以前那几个男友通通是因为另结新欢而分手,哀叹:“好男人死光光了吗?”

“嘿嘿,我还好好的活着呢!”唐坡那个乱蓬蓬的大头突然出现在我的上空,我好奇问:“唐坡最近炼了什么功,怎么走路没有声音的?”他说:“龟波功!”我翻翻白眼,爬起来问:“酒呢?”“给!”“才四瓶?你这吝啬鬼!”我看着唐坡手中的啤酒不满意的大叫。

“姐姐,买酒不用钱啊?再说你喝醉那个样子实在太难看,我是为你好啊!”“吝啬鬼,活该你找不到老婆!”我接过他手里的啤酒,再给他一个大白眼。

“彼此彼此吧!”他耸耸肩在我身边坐下,痞痞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说:“我说,要不这样,我们就凑合一起吧!”我拍掉他的手:“别想不开啊,大家那么熟,爱爱时会不好意思的啊!”然后不怀好意地用目光扫了一下他的下半身,他急忙用手捂着重要部位,故作娇嗔地说:“女流氓,又用眼睛来强奸人家。”

“噗!”那娇羞的神态害我把口里的啤酒喷了出来:“姐姐改天找个小攻给你得了。”他哈哈大笑问:“真的不考虑?”我举起啤酒瓶喝了一口:“爱情通常说变就变,但友情却可以细水长流,姐姐这不是怕失去你这个知己朋友吗?”他耸耸肩:“悲观主义者!”我把五个指头伸过去在他眼前晃晃:“这可是姐姐失恋的次数,能不悲观吗?”

唐坡沉痛地拍拍我的肩:“二姑娘,改天你出本《失恋n次方》,我一定要做你的第一个读者。”“去死吧你!”我狠狠拍他一下头:“咒姐姐不是?”他揉着头:“粗鲁的丫头,难怪没人敢娶你!”吵吵闹闹间,我们已经把四瓶啤酒喝完了。

其实我的酒量很浅,两瓶啤酒已经开始头昏昏,和唐坡并排躺在水泥地上,看着渐渐黑透的天空,晚风不时轻轻地绕过来,清凉中带点温热:“好舒服啊!”我不禁轻轻地叹道。要是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多好。转过头看看身边似呼已经熟睡的唐坡,那头乱发在风中摇动,我情不自禁伸手拨了拨他的头发,然后,转回头看着天空疏落的星星。

我和唐坡是中学同学,他是初二时从别的城市转校过来,个子不高,瘦瘦白白净净,我见尤怜的,整个就一小瘦的样子。而作为班长的我应老师的嘱咐,自然要多关心关心新同学,后来发现原来彼此还是邻居,于是很自然地熟络起来,我基于他的小瘦形象叫他“波波”。他基于我迷糊爱闯祸的个性叫我“二姑娘”。那时我极力反对这个称号,因比唐坡大一个月,于是常逼他叫我姐姐,他抵死不从。

记得我第一次失恋是初三那年,我暗恋高中的篮球队长,唐坡还积极为我做过红娘,终于很成功地把我和队长凑合在一起,后来队长考上大学,竟连再见也没说就走了。唐坡说:“队长果然四肢比头脑发达!”我说“你找死!姐姐失恋了不安慰一下。”唐坡向我张开怀抱说:“来我怀里哭吧!”我鄙视他一眼:“弟弟的怀抱温暖不了姐姐受伤的心。”唐坡摇头说:“放弃是因为你还不懂珍惜。”我说:“有你那么安慰失恋的人的吗?”唐坡拍拍我说:“不怕不怕,失着失着就惯了!”

从此以后我便展开了失恋之旅,很奇怪地开始都是那些男孩主动追求我,到最后也是他们主动离开,到底算不算失恋我也不知道。我常问唐坡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唐坡通常回答你们都有问题。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于是就这么想着想着我便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一大早在自己的床上醒来,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闻到自己一身酒味汗味好难受,急忙跑去洗澡,洗完澡出来看见唐坡在餐桌上吃早餐:“二姑娘早上好!”这家伙自从我父母去了深圳帮我哥哥带孩子之前,不顾我反对把家里的钥匙给了他一把,并嘱咐他:“帮我们看着点这个二姑娘,莫让她引狼入室!”之后,他就以监护人的身份自出自入我的家门,还提议:“要不我们同居,把我家出租了,这样我们可以省点电费水费还可以赚点钱,经济实惠,你说不是不是?”招来我一堆白眼:“你休想破坏姐姐的名节!”他直摇头:“这年头名节不值钱!”我面无表情地说:“拒绝引狼入室!”他瞪着眼睛拉着自己的耳朵,装可爱地说:“怎么看我也像小白兔。”逗得我笑个不停。最后同居的议题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坐到餐桌边,拿起白粥油条边吃边赞道:“我家波波真是贤良淑德,将来谁娶到你可真是福气!”他白了我一眼:“我要是嫁了,谁陪你失恋,谁卖早餐给你吃?”我怒目圆睁:“哪壶不开提哪壶,找死不是?”唐坡马上举起手说:“不敢!今晚我做饭给你吃,庆祝你失恋好不?想吃什么?”“火锅!”唐坡一听马上摇头:“大热天的吃火锅你有病啊?”“是啊,如果失恋也是病的话!你做不做?”“做,二姑娘说吃我敢不做吗?”“嗯。”我得意地点头,十分满意这次争吵的结果。

上班时间,那个男人打了几通电话来:“脉脉,你听我解析!”我直觉得恶心,这男人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我没时间听你说谎,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来!”便挂了机,要不是怕唐坡会打电话找我,还真想关机。才想着电话又响,我拿起电话大声说:“你TAM有完没完……”

“哗!程脉脉一年多不见,怎么越来越粗俗了!”“莫颜?”“对啊,我回来了!”“死丫头还以为你把姐姐忘了呢?”“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啊,你可是我和唐坡曾经的大媒呢,今晚见个面好不?”“好,要不要叫上唐坡?”“不要暂时不见唐坡,就我俩。”“好!那见面聊!”莫颜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最要好的室友,那时唐坡考上了同市的另外一所大学,我们常在QQ上联系。有一次唐坡来学校找我,莫颜对唐坡一见钟情,问清楚唐坡不是我男朋友后,就追着我要了唐坡的QQ,后来听莫颜说他们发展了一段网络情缘,可惜毕业后那段情随着莫颜离开去异地工作而结束,我还曾经为他们深深地惋惜过,并给予唐坡最深切的安慰,谁知道那家伙竟然不领情地说:“程脉脉,你就一二姑娘!”

下班,匆忙来到约会的地点,莫颜成熟了也妩媚了,我看着她说:“怎么越长越妖精?”她看着我说:“怎么越长越越二?”于是拥抱一起,大笑,我问:“突然回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妩媚一笑:“姐姐打算回来泡唐坡,你看看有没有机会。”我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行,你这妖精想吃唐僧肉一定手到擒来!”她得意地拨拨那个大波浪的长发,然后正色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就是从现在开始远离唐坡!”“什么?”莫颜很认真地看着我:“我知道你们是好朋友,但我要是一个不小心和唐坡结了婚,他就是我的老公和孩子的爸爸,而你要是还和唐坡那么亲热来往,保不准我会吃醋,到时候吵架事小,家暴时有,离婚事大,你也不想看着唐坡和我不幸福吧!所以你必须答应我,远离唐坡!”我怎么听着那么伤人心的呢?这个真是我认识的莫颜吗?但她的话又理直气壮得让人无从反驳。

带着浓浓的醉意正想打开家门,门自己开了,唐坡很生气地看着我:“不是说好了火锅的吗?怎么又跑去喝酒?”我看见他身后的餐桌上放着准备好的火锅配菜和火锅炉,我傻傻笑着把手搭在他的肩头:“波波,你要是结婚了是不是就不再理我了?我们是不是就不能做朋友了?”唐坡扶着我摇晃的身体:“你说什么胡话?真的醉了?”我把头靠在唐坡的肩上,今晚我强忍心痛,答应了莫颜远离唐坡,但一想到,以后唐坡不陪我聊天说心事?不会给我做火锅?不会陪我喝酒?就莫名的失落,很失落!于是我拉莫颜去酒吧喝酒去了,一醉解千愁:“波波,我一想到你很快会属于别的女人我的心就很不舒服,波波,怎么办?波波你回答我……”然后迷糊地靠在唐坡的肩上睡着了……

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见唐坡,我坐在天台上对着夕阳喝啤酒,在唐坡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日子,不习惯,真的很不习惯,我扒了扒被风吹乱的头发,叹了口气,虽然很努力的告诉自己,要履行给莫颜的承诺,但总觉得莫名的彷徨和难过,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总会想到唐坡,开心不开心都喜欢随时找他分享和分担一下,十年的习惯哪能说改就改啊?现在我也越来越清晰自己的感情了,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在感情上已经依赖了唐坡,或者说其实我是一直爱着唐坡的,所以每次和别的男人交往,都不投入,每次和男友出去唐坡一来电话我就心不在焉,记得我的那些前男友都曾经问过一句话:“到底谁才是你的男友?我还是唐坡?”

以前虽说失恋,其实都不是那么伤心,反而感觉轻松了,不用在唐坡和男友之间作选择。一直努力和唐坡保持朋友的距离,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一直当唐坡当知己朋友就不会失去他,但现在才发现和家人或爱人相比,知己只不过是可有可无调剂品,而这次我这调剂品终于过期失效了,难怪唐坡叫我二姑娘,原来我真的很二,二到一直以知己为借口逃避对唐坡的感情,我喝干一瓶啤酒笑着对夕阳说:“二姑娘你这次真的失恋了!”

失恋还有分真假的吗?”我吓了一跳,回头看见唐坡阳光般的笑容,心头一喜,站起来,但想起他已经是别人的男友心又一沉,对他勉强一笑:“怎么今天不用陪女友吗?”唐坡走到我面前笑着说:“陪啊!再不陪她,她会杀了我的!”我心头酸酸,鼻子酸酸地说:“恭喜你和莫颜重拾旧欢啊!”“二姑娘,你真的很二。”唐坡突然把我拉入怀内紧紧抱着,害我心跳加速,他得逞地笑:“二姑娘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一直喜欢的女孩叫程脉脉啊?”我不死心地问:“那莫颜呢?”“莫颜是可怜我的痴情,决定帮我向你下一剂猛药,还教我冷却你一个月,等你自己醒觉,要是你再不醒觉就让我动手敲醒你。”我气鼓鼓地拍打他的胸口:“好啊,原来你们两个合谋来计算我,害我伤心了一个月,好过分!”

唐坡用手敲敲我的头:“谁让你那么二,现在还逃避不?”我乖乖地点头说:“不逃了!”唐坡低头在我耳边轻轻问:“那么,程脉脉愿意做唐坡知己情人吗?”我抬头看着他说:“你回答完我的问题,我再考虑考虑!”唐坡委屈地看着我,我微笑低头看着他身后夕阳晚照下,地上那对相拥着的长长的影子,问:“波波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程脉脉的?”“波波是从初三开始就开始喜欢那个很二的程脉脉。”我微笑看着他:“好吧!为了奖励你的痴情,姐姐牺牲一下色相吧!”我拉下他的头在他唇上印上一吻,唐坡甜蜜一笑,低头再度吻上我的唇……

此时,晚风吹过,星月无声,幸福的味道情不自禁地在温热中飘荡……

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
珠海癫痫病研究所
哪家治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析圭担爵网 | 新希望白帝乳业 | 富华电子有限公司 | 银翼杀手配乐 | 燕窝每次吃多少 | 昆山最低工资标准 | 意大利语学习网站